大事情!政府發文支持“共享農莊”建設

 二維碼
發表時間:2017-06-12 15:20

近日,海南省召開“以發展‘共享農莊’為抓手建設田園綜合體和美麗鄉村”培訓推進會。在會上,海南省省委副書記李軍指出:共享農莊,是解決農產品滯銷和價格波動、美麗鄉村建設缺少商業模式和持續運營能力、鄉村旅游產品單一和水平較低、貧困戶持續穩定脫貧致富、農耕文化傳承等問題的有效舉措。

  其實,早在今年3月份時候,海南省就制訂了“我在海南有農莊”的專項行動,將“共享農莊”作為美麗海南百鎮千村建設一個抓手先行試點。



  放眼全球,雖然共享經濟的大潮風靡數年,但一直都是在企業和資本層面從下往上發展,像海南這樣將“共享農莊”作為政府政策推動,在所有共享業態中尚屬首次。

  而這種“超規格”待遇的背后,更多是因為,“共享農莊”作為一種平臺化思維的產物,對于政府、農莊主、農民以及城市消費者而言,可謂“四贏”局面。

  對于政府而言,“共享農莊”模式,通過使用權的交易,將農莊的閑置資源與城市需求之間進行最大化、最優化的重新匹配,將不確定的流動性轉化為穩定的連接,間接地縮減了城鄉差距問題。

  對于農莊和農民而言,通過產品認養、托管代種、自行耕種、房屋租賃等多種私人定制形式,不僅可以降低經營風險、提升產品附加值,還能夠和以往低頻消費的用戶建立強連接。

  對于城市消費者而言,有一方良田,播撒夏秋之繁實,有一處宅院,納三五好友,賞四季之風月,幾乎是人生最大幸事。

  但以往,這種夢想和經營一家農莊的現實,對于大多數人來說都遙不可及。不過,如今“共享農莊”模式的出現,將“夢想照進了現實”。

  此時,農莊作為一種生活、一個自由呼吸的場所,一個城鄉之間“第三種生活”的本質屬性,也因為共享經濟的融入,得以淋漓盡致地展現。



  共享農莊,才能“根治”目前農莊經營的困局

  事實上,“共享農莊”模式的雛形,很早在美國就已經出現。

  在美國南加利福尼亞州,有一個名為“艾米農場”的生態莊園。這個占地60畝的美國版“農家樂”,只有六十多歲的南迪和他三十多歲的女兒兩個人打理。

  當然,全部工作只有兩個人并不現實,所以,他們干脆所以她們干脆把農場弄成開放式,隨性經營。

  有多開放呢?門隨便進、活兒隨便干、菜隨便摘、錢隨便給……

  對于游客而言,這里就像自己家一樣。有時間了就來種種地,采摘些蔬菜,還可以帶走。

  農場會有一塊小黑板,上面會寫著當天哪些活需要做,比如哪些蔬菜該澆水了,哪些地塊該松土了……

  這樣一來,游客們就有了干活的目標性。到最后看著有什么成熟了,直接免費帶回家,農莊還免費提供塑料袋。



  當然,農莊也有一些收費項目。商店里的百貨店里的蛋、肉、奶酪還有限定的新鮮蔬菜是對外出售的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這里的收款方式都顯著隨性與信任。商品明碼標價,旁邊放了個盒子,買什么就把錢放盒子里、自己找零,也能用刷卡機自己刷卡,旁邊沒有營業員,全憑顧客的自覺。

  做為一種延伸,在通過“共享”概念引爆人流之后,農莊還和周邊學校合作,打造了系列性的親子主題活動,這也成為農莊營收的重頭戲。

  如今這個占地60畝,只有兩個人管理的農場,不僅沒有因為開放和共享而破產,反而持續經營了二十多年,每年的收益高達百萬。

  從這個案例,我們還可以看到,除了解決穩定性和高頻粘性外,共享農莊的平臺化模式,在解決農莊經營中的服務問題、人才問題、引流問題、推廣問題等方面,都有著“除根”的“藥效”。


  

  共享模式的農莊小鎮,莊主才能當“國王”

  如果說以上“共享農莊”是建立農莊與用戶之間的強粘性關聯,或者說是用戶的共享的話,那么還有一種共享,則是農莊與農莊之間的共享。

  在新加坡,克蘭芝農場是一個人盡皆知的休閑勝地。但事實上,克蘭芝農場,并不是一個農場,而是一個鄉村。它是由36家小型農場組成的一個“農莊小鎮”。

  在這36家農場里,既包括度假村、蔬菜類農場、觀賞植物花卉的農場,也有漁業、畜牧業以及其他休閑手作式農場。

  如果單看其中任何一家農場,面積大都不超過10畝,很難形成單獨的IP和引爆點。但這36家不同類型、不同特色、不同經營模式的農場組合在一起,互相依托、互相支撐,行程了一個主題豐富、業態非常完整的大型休閑度假區。

  事實上在國內,果然農莊大多占地規模龐大,但由于農莊選址分散,造成基礎建設投入大、無效重復配套耗費高、推廣困難等弊端。不僅農莊投資者壓力巨大,缺乏互補性的業態豐富度,也讓消費者的休閑體驗大打折扣。

  比如,單個獨立存在的農莊,無論大小,周邊道路、水電、指示牌、停車場等基礎配套,都需要投入巨資建設。

  其次,對于許多主題定位鮮明的農莊,許多和定位無關的項目,比如種植、采摘、游樂設備等,為了讓游客呆得更久,都被迫要增加。但這些項目,既不是農莊擅長、也無法增加利潤,甚至做不到讓用戶滿意。


  試想,如果不同類型的農莊分布在一個相對集中的區域,聯合運營、相互襯托、互為助力,形成一個業態豐富、產業集中、功能齊全的“農莊小鎮”。那么,農莊的配套問題、營銷推廣問題、用戶體驗度問題,甚至土地性質問題,會不會都迎刃而解?

  這時,在“農莊小鎮”里經營農莊,就會像在大型商場里開設品牌專賣店,莊主只要負責自己細分業態的經營,其他的公共空間、周邊道路、水電、指示牌、停車位、品牌推廣等等問題,都由小鎮管理公司統一解決。

  這時,莊主還會覺得自己是個苦逼的“農民”嗎?

  當然,一旦被納入農莊小鎮,受自然資源的匹配程度、運營管理等問題,部分類型的農莊可能會喪失自己的部分競爭優勢。

  但相較于整體抱團帶來的強大IP打造,相較于共享思維帶來的’莊主減負”和客戶滿意度提升,我們仍有理由相信:共享經濟的大潮中,農莊小鎮的春天不會遙遠!


會員登錄
登錄
我的資料
留言
回到頂部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